元宝娱乐官网-

原题:5月16日全球经济波动下奢侈品涨价的消费逻辑B面,消费者在上海排队购买奢侈品,并在微博上热搜。北京、杭州等地的奢侈品店外也出现了类似的场景。日前,100多名韩国消费者开始在香奈儿等奢侈品牌专卖店门前排长队,担心第二轮疫情扩大可能导致奢侈品价格再次上涨。5月13日,香奈儿的官员告诉路透社,总部确实对其手提包和其他小皮具产品进行了全球价格调整,增幅在5%至17%之间。涨价的初衷是平衡新皇冠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原材料涨价负面影响。

据粗略统计,今年3月至5月,路易威登(LV)、香奈儿(Chanel)、普拉达(prada)等国际顶级奢侈品牌的价格调整超过了此前的水平。当这一流行病继续给经济带来压力,世界各国政府纷纷采取消费券等政策刺激消费时,奢侈品行业涨价背后的逻辑是什么?2020年5月4日,消费者在徐家汇商务区港汇恒隆广场奢侈品店前排队购物。根据咨询公司麦肯锡的报告,奢侈品行业20%-30%的收入来自跨境购物。其中,亚洲消费者是全球奢侈品行业的主要客户群体之一,也是旅游渠道奢侈品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在中国和韩国。

据测算,2018年,消费者海外奢侈品购物支出占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额的一半以上。对于到欧洲旅游的亚洲消费者来说,跨境购买奢侈品不仅意味着可以享受更低的价格,更是旅行体验的一部分。许多团体旅游将把奢侈品购物单独列为行程的一部分,以吸引顾客。然而,这一流行病阻碍了全球供应链,限制了大多数人的旅行,大大减少了跨境旅行的频率。消费者开始偏好本土产品,奢侈品消费也较正常水平明显下降。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路易威登(LVMH)公布,扣除汇率和结构性变化的影响,其品牌总收入同比下降17%,预计第二季度销量将继续下滑。

战略咨询公司贝恩(Bain)和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方达智(Fondazione)阿尔塔伽马(Altagama)发布的《2020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春季版》(global Luxury Industry research report 2020)也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销量下降25%,第二季度或加速萎缩。线下消费,包括特价中心、专卖店、百货公司、旅游消费,都出现了严重的下降,其中旅游、百货是最明显的渠道。

预计全年旅游将爆满,百货商场市场规模已缩水20%至35%。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奢侈品的网上消费与遭受重创的店内消费相比,相对稳定,预计未来几周内还会有所上升。在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消费者还会为奢侈品价格的上涨买单吗?奢侈品品牌每年调整一两次价格以保持品牌价值,这是业内公认的事实。2018年,Coutts奢侈品价格指数(clpi)测量了150个奢侈品类别,发现国际奢侈品品牌一直在利用所谓的“定价权”将价格提高到高于通胀水平。

产品价格持续上涨,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并没有下降,主要是因为奢侈品定价更注重品牌、独特性、美誉度等附加值,而不是实际使用价值和生产成本。竞争对手的价格和市场上同类产品的平均价格对定价没有决定性的影响。因此,其他类别的产品将直接受到供需曲线的影响。高价格可能会导致需求下降,但对于奢侈品来说,高价格意味着高附加值。只要把物价增长控制在科学的范围内,就会带来更大的需求。2020年5月3日,不少市民来到上海南京西路新世界城进行线下消费。

查德威克马丁,一家美国市场研究公司,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卡兰扎,贝利的消费者心理学研究副主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