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小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包

  本报记者 黄一灵 戴安琪 

  评级机构日前下调了烟台农商行和阳谷农商行的信用评级,其中烟台农商行由AA-降至A+,阳谷农商行从A+下调至A。这是2019年7月以来,商业银行评级再次被下调。

  分析人士称,在政策和市场环境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少量中小银行评级被下调,当属正常现象。当前,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下降的压力持续加大,除了政策支持外,不少中小银行积极“自救”,一个新模式就是在定增中“搭售”不良资产包。

  两家银行信用评级下调

  中诚信国际指出,此次评级调降考虑了烟台农商银行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宏观经济持续下行对资产质量带来较大压力、拨备低于监管要求、贷款集中度高、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大、盈利能力持续弱化、资本补充压力上升、品牌和核心竞争力有待增强、公司治理机制和风险管理体系有待完善等。

  联合资信分析称,2019年以来,阳谷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严重下滑、不良贷款率以及逾期贷款占比大幅上升、关注类贷款占比高、拨备已严重不足并由此导致资本充足水平明显下降,且资本面临补充压力。

  Wind数据显示,这是今年以来首次出现银行评级下调。2016年-2019年分别有3家、7家、16家、13家银行被下调评级,其中农商行为下调主力。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表示:“接下来可能还有一些中小银行被下调评级,但不会大规模出现。”

  资产质量下降压力大

  江海证券认为,在疫情冲击下,各类企业均面临压力,但小微企业受到冲击的程度明显强于大企业。与业务遍及全国,客户多为大中型企业的大行和股份行相比,中小银行大多扎根当地,服务当地三农及小微企业。小微企业经营状况不佳会对中小银行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带来明显冲击。疫情加速了不良贷款比例上升的势头,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下降的压力持续加大。

  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国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6万亿元,较年初增加400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10%,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78.1%,比年初下降4个百分点。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经济运行边际改善,但还未回归正常水平。境外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世界经济面临深度衰退。一些受疫情影响较重的行业和企业经营压力巨大,还款能力下降。虽然我们采取了临时延期还本付息、借新还旧、展期、修改贷款合同等对冲政策措施,但经营不善的企业存在的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今后仍然存在较大违约风险。”

  对此,相关部门在银行补充资本、动态调整拨备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新举措,例如鼓励银行增加利润留存,做实资本积累;支持银行发行普通股、优先股、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对少数难以通过市场化渠道进行资本补充的机构,积极推动依法依规筹措政府性资金支持等。

  “搭售”不良资产

  除政策利好外,中小银行自身也在想办法。7月24日,证监会网站公布了宜宾市商业银行的定向发行说明书。宜宾市商业银行此次发行数量预计为14.37亿股,拟募集资金额度为14.37亿元。认购人在认购新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1.80元/股用于处置宜宾市商业银行不良资产。

  这并非是今年第一家借定增处置不良资产的银行。广东四会农商行、山西泽州农商行和山东诸城农商行亦借定增处置不良资产,并获得监管批准。

  “在资产质量下降的情况下,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可以加快处置力度。不过,这只能在短期内缓解银行的压力。”某城商行人士表示,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包是中小银行为了“自救”的无奈之举,其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译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